能人型班主任与专家型班主任的区别

上一篇 下一篇 班级管理 管理员 230 ℃ 1年前


有个初中生(男)上课两次要求上厕所,因为此人爱搞恶作剧,任课教师不准。下课后,这位同学举着一个装着尿液的饮料瓶向教师示威。任课教师问班主任怎么办,班主任说:“表扬他!”任课教师询问理由。班主任说,这个学生顾全大局,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没给别人添麻烦,没有扩大事态。然后班主任替科任老师向这位同学道了歉,说他“够意思”。学生大受感动。教师又指出“你不该采取这样的方式解决自己的困难”。然后教师在全班说了这件事,告诉同学此事“不要外传,否则这个男子汉将来娶不到媳妇了”。然后任课教师与学生当众相互道歉,然后班主任又单独批评了这个学生。学生虚心接受,后来有了进步。

又有一名男生,要求母亲给买一双乔丹运动鞋。母亲提出条件,考试从年级200名考到前50名,孩子答应了(实际他根本做不到)。一日,学校要举行广播操比赛,孩子要求穿此鞋。母亲拒绝,说是你的承诺尚未实现。孩子一怒之下把床上的东西扔一地,掀翻了桌子,骂骂咧咧走了。这位母亲寒心之极,给班主任打电话求援。班主任于是写了一个“借条”,说是向这位母亲借乔丹鞋一用,期待学生能以自己的好成绩好表现赢得此鞋。班主任告诉学生,这乔丹鞋是我借的,你今天穿完必须还我。后来这个学生有很大进步,把鞋领走了。

这两个案例中的班主任是位特级教师,名牌班主任。确实做得很聪明,很有技巧。

不过我们若仔细思考,就会发现,这位班主任仍然算不上专家型的班主任,她像如今绝大多数顶尖级的班主任一样,只是个“能人”。

虽然这两个学生的问题看起来都“解决”了,但是我们直到最后也没搞清,第一个学生为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在教室撒尿,第二个学生为什么不穿乔丹鞋就要发疯。可想而知,换另外两个学生可能就不会这样做。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哪些因素,促使他们做出如此不凡的举动呢?这显然与他们的人格结构有关,与个性特点有关,与当时的特定情境有关。其实这是很复杂的事情,诊断起来并不容易。这两个学生认错了,改了,但是他们搞清自己心中的“魔鬼”在哪里了吗?我怀疑并没有。( )那就可以想象,这种冲动完全有可能在另外的事情上,换一个班主任的时候,爆发出来。要知道解决的教师的工作问题,不等于解决了孩子的自我认识问题。但是你会发现,这位并没有探究学生心灵的冲动,她似乎不想知道得更深,更多,而只想把眼前的事情摆平,使学生后来行为和学习成绩表面上有所进步,就以为获胜了。

这就是能人型班主任与专家型班主任的区别。能人型班主任把精力集中在“怎么办”上,专家型班主任则首先关注“为什么”;能人型班主任帮助学生认识“错误”,专家型班主任则帮助学生认识“自我”。能人型的班主任是优秀的行动者,但不是探究者,他们能给人们提供很多成功的案例,但是提供不了什么新的思想。

可能有人会说,这位班主任已经相当了不起了,能做到这种程度的班主任有多少?何必吹毛求疵,要求太高?

话不能这样说。这是一位被有关部门认可的名师,这种教师的经验,是有表率作用和导向作用的。如果这种老师都缺乏探究意识和理论思维能力,那么我们班主任队伍的整体专业素养就可忧了,因为大到一个民族,小到一个行业,其最高水准总是由顶尖级的人物代表的。这种人物的价值不在数量,而在质量。可惜,我所知道的我国最著名的班主任,虽然成绩卓著,然而就其思维的大框架而言(非探究型思维)与普通班主任并没有多大差别。这些佼佼者无非是更努力一些,或者更聪明一些,个人魅力更强一些而已。他们总是一副胸有成竹、手有良方、春风化雨、点石成金的样子。他们的文章,总是在“宣讲”着什么,很少见到在“探究”什么。这样,我们常喊的“学者型教师”、“研究型教师”、“专业型教师”的口号就难免落空了,教育的科学性也就谈不到了。科学离开探究还是科学吗?

再有,这种老师的经验也很难学习。前面案例中的这位老师,据她自己说,学生就说她“不是人,是神”。孩子这样说话,倒是蛮可爱的,但是我们作为专业人员,如果还承认教育是科学,那恐怕应该明白,神是用来膜拜的,而不是可以学习的。多年来我们的推广实效较差,我想这是一个重要原因。他是能人,你不是,他的办法自然你就用不上了。如果教育经验有一定的科学性,情况会好一些。

其实我们这些著名的班主任们有些也已经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他们决心提升自己的高度,加深自己的深度。可惜,往往路子不对。他们有的是拿一些现成的流行语言(爱呀,民主呀,科学管理呀)贴在自己的成绩上,以为这就有“理论”了,还有的则是求助于文学抒情,用一些优美的语言包装自己的经验,忘记了科学与文学的差别。他们没有找到真正研究问题的感觉。

总而言之,我并不是嫌能人型班主任太多了,而是觉得研究型的班主任太稀缺了,而这些能人们,仍然作为班主任的领头羊,隐性地或显性地带领着大批班主任前行。这样走,怎么卖力,也走不出狭隘经验的层面。

没有广告,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