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民间故事 > 前世姻缘

前世姻缘

2017-08-30 00:55:49 来源:文稿网    

从前,有一陈姓大户人家,因突然的灾祸而家道中落,主人又大病一场撒手归西,只剩下母女俩相依为命。当时村里有游手好闲之人,总上门滋扰,为图清静,母女俩迁到外县,租下一处宅院住下。

陈氏的小女儿名唤玉娘,时年一十六岁,粉面桃腮,冰肌雪肤,身段婀娜,风情万种。这玉娘每日深居后房,闲时也习琴棋书画,小有才情。一天晚上,玉娘心内烦躁难以入眠,于是打开琴盒,弹起一支委婉忧愁的曲子。一曲完了,玉娘一抬眼,却见身旁站着一个年轻书生,不由吓了一跳,厉声训斥: “你这胆大的书生,怎这般不知礼仪?怎可深夜进入本小姐的闺房,还不快快走开!” 那书生赶忙见礼: “小姐,只因小生白天偶然看见你在花园里散步,被你的花容月貌所打动,当时就顿生爱慕,刚才又听了你美妙的琴声,实在是不能自控,才斗胆走进来。小姐,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我怎可辜负了这良辰美景呢?”

说着,书生就伸手去捉玉娘的衣袖,玉娘急急闪避,早被刚才的话说得粉面含羞,呵责书生:“你这书生怎这般轻狂,请你自重,赶快离去,不要坏了我的名节。” 书生却死皮赖脸地说:“小姐若不依从,我今夜就在你屋内不走,让人知道了,看你还怎保清白?”

玉娘气得心里“嘭嘭”跳:“你这恶毒的书生,为什么要这样害我呢?你要不走,我就只有以死抗争,吊死在花园里也不会从你!” 说着,玉娘就撩起衣裙,往外疾走,那书生慌忙上前一把拉住。玉娘见书生阻拦,转过身来,攥起小拳头就要照他脸上打去,借了烛光,却见这书生白白净净,十分英俊,一时便下不去手,伸出手臂狠狠掐了他一把。书生不叫痛也不松手,深情地望着玉娘:“小姐,我真心爱你的啊!” 对着那俊俏的面孔,看着那火辣辣的眼神,又耳边听着绵软的情语,玉娘不由得身体轻飘飘的,险些就势栽倒书生怀里。玉娘抑住内心的冲动,她拉着书生的手坐到床沿儿,羞涩地说,如果真的喜欢她,就回家去同父母商量,托出个媒婆来提亲。到时,堂堂正正作一对恩爱夫妻。书生一听非常高兴,发誓一定要娶她。

说完,行了礼便与玉娘告辞,玉娘娇羞含情地牵了他的手,把他送到门外。玉娘送走书生,心里激动不已,头挨上枕头就进入了梦乡。玉娘睡熟后,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一位老人对她说,那书生本是一个男鬼,姓方,与玉娘乃是前世之缘。老人告诉玉娘,说玉娘在前世叫月仙,与方生青梅竹马,早就私订了终身,不料到两人成年后,月仙那个财主父亲不同意这门婚事,在方生进京赶考途中派人悄悄害死了他;月仙此后再也见不到方生,父亲逼她另嫁,月仙初衷不渝,投井自尽。后来,月仙提前超生转世,生在一个大户人家,就是如今的玉娘。

玉娘一觉醒来,对梦里的事情半信半疑,一整天心神恍惚。转瞬又是夜色阑珊,玉娘独坐闺房,正胡乱地想着心事,只听“吱呀”一声门响,昨夜那书生竟又不约而至。玉娘也不畏惧,问他是不是方生?那书生一怔,然后就正色答道: “正是,只因与小姐乃前世姻缘,前日路过,正好遇见,久相思之苦,见你情切,便于昨夜匆匆来会。但离别日久,恐你性情已非昔日之纯情无瑕,乃故作轻狂一试,还请小姐原谅。”

玉娘感叹,原来自己前生就与他有夫妻之情的!心间自有几多欢喜,全不顾及方生乃为鬼身。同时,玉娘也很同情方生的遭遇,被月仙与方生坚贞不渝的爱情深深感染。 “方公子,其实我对你也是一见倾心呢,昨夜见了你我就很有好感,如今你我又有这前世姻缘,既然如此,我们要好生珍惜呢!”

方生听了心花怒放,奔过来,捉住玉娘的小手吻了几吻。玉娘早粉面含春,心里一阵狂跳,于是两个人相拥着坐了,情话绵绵。自此,方生每晚来会玉娘,说不尽的快活。玉娘连日来只图欢娱,渐渐体力不支,形神憔悴。陈氏还以为女儿身体不舒服,买了药来煎给她服。

这晚,方生又来会玉娘,二人见面坐下后,玉娘就说如此这般不是长久之计,两人阴阳隔世,怎得永远好合呢?她想和方生做一对真正的夫妻。方生眼见玉娘日渐憔悴,好不心疼,怜爱地拥紧玉娘,说: “我在阴界这么久不得转世,是因为,当初害我那恶人把我埋在野外,还在我身上压上了一块大石头。一天没有人来解救我,我就一天不能转世。再说,即便一天,我能转世到了阳间,那时,你我年龄相差悬殊,你要等我成年以后我们才能结为夫妻,你能受得这煎熬吗?”

玉娘坚定地说: “只要你能转世,再苦我也等你。如果你现在转世,我不过大你十六岁,只要你那时不要嫌我老就行了。你快说,如何才能解救你呢?”

方生听了很感动,告诉她,在西山脚下,有一棵千年生的古松,从古松往北走二十步的地方有一块大石头,他的身体就埋在那下面,只要让人把那石头移走,再将他的尸骨移葬到山坡上向阳的地方就可以了。

眼看天色将明,方生急急离去。玉娘在与母亲一起吃过早饭后借口亲自去街上买些丝线,陈氏也不生疑。玉娘出了家门,使些银子唤上两个老诚的农民,直接去了西山。到了西山下,玉娘果然看见一棵饱经沧桑的古松,她辨了方位,从古松向北走出二十步,找到那块大石头。玉娘对老农只说是先祖托梦要她择地另葬。于是,两个老农并不多疑只是按照吩咐办事。

那以后,方生就不再来会玉娘,玉娘痴痴地等待。一个月后,附近一个怀孕的老妇人生了个胖儿子,老两口老年得子,乐得合不拢嘴,给孩子取个名字叫金贵。玉娘听说了,就借口去看,一看那男孩生得真的同方生十分相像,而且见了玉娘就“格格”地笑,家人很高兴,说这是孩子出生后第一次笑。

玉娘心下明白这必是那方生转世无疑,心里狂跳着把小孩抱过来。小孩甜甜地笑着,用胖乎乎的小手抓挠着玉娘的脸,玉脸心里痒痒的,情不自禁亲了小孩一口,这一来,小孩就只认玉娘,别人一抱他就哭闹,过了好一会儿,玉娘才将小孩哄睡着,轻轻放到他母亲怀里。玉娘从此深居简出,耐心地等待着。

那小孩子金贵很快就长大了,满街地跑,很招人爱,他对别人都感情一般,惟独对陈氏母女很依恋,常常一个人跑到陈家去玩,饿了玉娘就给他找吃,困了就睡到玉娘的床上。后来,金贵长到成年,果然对比他年长一十六岁的玉娘情有独钟,深深地爱上了玉娘。

此间玉娘一直未嫁,见成年的金贵向自己求爱,就点头应允。两家都非常欢喜,择了吉日,玉娘与金贵缔结了姻缘。玉娘不知道金贵知不知道前世的事,见他一直没有提起,自己也就一直没有说破,两个人恩恩爱爱,生活得十分幸福。后来在玉娘的支持下,金贵考中状元,作了知府,与玉娘的感情更是与日俱增。

上一篇: 2008-2015 ICP证:赣B2-2015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