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民间故事 > 杀马行动

杀马行动

2017-08-29 18:59:23 来源:文稿网    

马戏班在河滩上搭台演出,精彩的节目引来不少老少爷们,最后一个压轴戏是“杀马”:一个汉子牵来一匹大白马,在台上转了几圈,马头高昂朝天嘶啸,飘逸的鬃毛在夜风中高扬。突然一个壮汉挥舞大砍刀砍断马的脖子,马血四溅,沾在两个汉子身上。

壮汉一刀又一刀,割下一块块马肉,用草绳串好,送给台下的观众,节目在激情恐怖的气氛中闭幕,观众朝台上丢铜钿和钞票,手提马肉各自回家。

马头山土匪小头目马小肚混在人群中看戏,也分到一块马肉,一口气提到山脚下五阎王饭店,叫五阎王烧个酱肉,晚上哥俩喝点儿酒。

五阎王接肉,哪里是马肉,原来是一只烂草鞋嘛!对马小肚说:“哥被人耍啦——”

马小肚拍手大笑:“高,实在是高!那个马戏班子障眼法儿玩得好。”突然想起八月十五,他的主子马头寨大寨主马王爷跟西流河财主王瞎子的二小姐王赛花洞房花烛,鸡鸭鱼肉都已备齐,就差个杂耍逗逗乐子热闹一下,不如把这个班子请到山上闹几天,给马王爷喝个彩,少不了赏他点硬货呢!

想到这里,马小肚一溜烟地上了山寨,向寨主报告了这件事——

马戏班子在这一带演了半个多月,动身往东冲镇赶场子,班主张东明带着大伙儿收拾了行头,带上马、狗、猴、鸽,趁早赶过马头山。

吃早饭时路过五阎王饭店,五阎王派伙计抄小路上山。

戏班子走到马头山马胯子小路上,这条路被两座山夹在中间,四面山高林密,经常有野兽出没,让人毛骨悚然。

突然一声锣响,跳出一百多名山匪,拿着汉阳造、三八大盖、水连珠、土铳、大刀、钢叉什么的,把他们围住,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张东明不慌不忙、不卑不亢施礼:“各位英雄,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小杂耍班背井离乡来贵地讨口饭吃,不知何处开罪诸位?”

马小肚出来向张东明拱手:“班主误会啦,只因咱寨主马王爷八月中秋要娶压寨夫人,寨中缺点乐子,寨主请你们上山住几天,赏金一分不少。”说完一挥手挟持戏班上了山。

马王爷是本地有名的喝血马拐子,小时候砍柴摔伤一条腿,被一个和尚救了,并教一身拐子功;大革命时期他参加过红军,吃不了苦逃了,投到国民党当了挨户团头儿,带乡丁满山寻捕红军,双手沾满革命志士的鲜血。后来,他又跟国民党专员田树闹了矛盾,在城里呆不下去了,拉一帮人上马头山占山为王;最近跟鬼子勾勾搭搭,听说准备带人马下山,接受日军整编组建皇协军。

一个月前,马王爷率匪徒伏击新四军运输大队,打死了一百多名战士,把几十车军粮、辎重抢去,又配合鬼子到根据地扫荡,残杀根据地军民,一下子成为新四军的心腹大患……

张东明一伙人在山寨住了几天,山匪没亏待他们,餐餐大鱼大肉,于是,他们加紧搭台编排节目,准备八月十五大显身手。

马王爷来看过他们几回,见他们如此忙碌准备,拍拍张东明的肩膀道:“张班主,好好干,到时把弟兄们逗乐了,老子赏你金条子!”

张东明自己没节目很闲散,就到各寨转悠,顺便表演点小杂技、小魔术和戏法子,很受欢迎,土匪知道他是玩杂技的,所以都不提防他。因此,他把马头山十六寨,三十二道关卡都摸得清清楚楚。回来后听说王瞎子的闺女已经被抬上了山寨,就安置在偏寨,准备吉时到正寨与马王爷成亲。

张东明的女徒弟赛貂蝉被王小姐接到偏寨表演魔术,回来后跟张东明说这个女人不是王二小姐,而是个日本女人,叫东洋枝子,赛貂婵小时候在上海玩杂技,到过日本黑龙会在上海的分会卖艺,见过东洋枝子,那时东洋枝子是黑龙会分会长肥原的情妇。战争爆发后,肥原参加了日本军队,现任日军联队长,在西头打狗岭准备整编马王爷的队伍,东洋枝子估计冲这事儿来的。

张东明点点头,一个人进了屋。

转眼到了八月十四,山寨张灯结彩,杀猪宰羊。马小肚带土匪化妆成挑夫,下山到五阎王饭店取酒,五阎王是山寨安的眼线,同时还是山寨的物资中转站。小肚敲开门,迎接他的是几个伙计,有的是五阎王新雇的,其中两个大伙计跟他很熟,小肚问大伙计:“阎王爷哪儿去啦?”

大伙计瘪瘪嘴:“还不是到镇上野花香的场子去闻腥味儿去了。”

野花香是个暗娼,也是五阎王的姘头,还跟马小肚有一腿儿。小肚一听:“狗日的,死猪不怕开水烫,山寨办喜事,他一个人快活!”

大伙计说:“五爷已准备好一百缸上好的烧刀子酒,就在后院,马爷您去取就是了。”

马小肚走到后院,果然看见一大排酒缸,每个缸上贴个大红喜字。他这才没话说,叫众匪抬上山寨。

八月十五夜,一轮圆月挂在天顶、万里无云清风阵阵,马头寨里喜乐声声,正寨中摆了几大排酒席,大大小小的头目都在这儿饮酒作乐看马戏,马王爷和新娘子坐前排,众匪划拳斗酒、吆五喝六、群魔乱舞。

台上紧锣密鼓地表演马戏、杂耍、魔术,直闹到半夜,最后就是拿手好戏——“杀马”。

一个大汉牵出皮毛如白练的白马昂首长啸,另一个大汉拿大刀上台,一刀砍断马脖子,白马瘫倒台上,众土匪高声喝彩。

突然,一阵枪声传来,马小肚连跑带滚找马王爷报告:新四军攻上来了!

只见新娘子呆呆坐在那儿,不见马王爷的影子,台上有人向他招手,说马王爷上台摸女演员,马小肚急冲上台,只见马王爷被五花大绑地捆在台上,正呼噜大睡,一匹白马在他身边撒欢。

小肚打算掏枪,“不许动!”一枝冰冷的枪口顶在他腰上,吓得他举起双手投降。

台下土匪头目准备拿枪,四个大汉跳上台,手托机关枪对准他们大喝:“不准动,谁动打死谁。”有几个想动手的被机枪扫射,其余的乖乖交出武器投降。

新四军探知五阎王是寨上的眼线,派了几个战士混进去当伙计,那天马小肚运酒,五阎王被新四军抓走,那些伙计都是新四军战士,一百缸酒都渗了迷药,拿给十六寨、三十二道关卡的土匪们喝,个个喝得睡死过去,新四军接到张东明的飞鸽传书,把山寨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基本上没费工夫就打上山寨,张东明他们巧施障眼法,用个女演员把马王爷撩上台,弄点迷香就把他绑了,小半夜解决了马头寨。新娘子此时清醒过来,张东明道:“跟我走吧,东洋枝子小姐!”

新娘一怔,问:“先生,您说什么?”

张东明笑道:“别装了,枝子小姐,日本特高课间谍,肥原队长的情人。”

东洋枝子一声冷笑:“我承认栽在你们的手上,但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对,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顺便告诉你,你情人肥原正带队伍开往山脚下,这会儿估计进了夹山沟。咱们三个营在那儿迎接他们呢!”

正说着,山下枪声大作,打了个把小时,一个战士来报告:已将肥原联队消灭在夹山沟。

肥原本想趁马王爷结婚,摸上山来控制住马王爷,逼他迅速整编。

日本人知道,马王爷生性狡诈,对他很不放心;肥原用计撮合他与维持会长王瞎子的女儿成亲,因为马王爷不认识王二小姐,便派东洋枝子假扮王家小姐上山,自带六百精锐上山奇袭,如果马王爷接受整编立即就地整编,如果存有三心二意立即就地消灭。因是夜间袭击,他们全部便装,没带重武器。新四军三个营已占据有利地形等着他们呢!

此时,马王爷醒过来,见自己被五花大绑,搞不清是咋回事,破口大骂:“哪个傻小子这么大胆,开玩笑开到老子身上,快松绑!”

张东明用枪顶着他的脑袋:“新四军独立旅绑你的!”

马拐子知道上当了,立刻蔫了下来……

原来,张东明一伙是新四军独立旅的文工团,他们原来就是江南有名的马戏班,抗战时集体参军,边训练边宣传边打仗。

这次,独立旅派出他们为尖兵队,直插敌人的心脏,里应外合,不仅捉住了马拐子,还全歼日军肥原联队,立下头功,这次行动代号就叫“杀马行动”。

上一篇: 2008-2015 ICP证:赣B2-2015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