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民间故事 > 祝英台钟情梁山伯

祝英台钟情梁山伯

2017-08-22 00:02:34 来源:文稿网    

    牡丹为记

    祝英台想去杭城求学,又恐父亲阻拦,便打扮成一位占卦先生,祝员外竟一点也看不出破绽,便同意女儿去杭城读书。谁知这件事却引起了祝英台嫂子的妒嫉。

  祝英台的嫂子出身也是名门闺秀,论品貌、才学,与祝英台不相上下。现在听说英台要去读书,很不服气,妒嫉之心便油然而生。她笑吟吟地上前对祝员外说:“公公,姑娘此去一举双得,实在可喜可贺。”祝员外听了,不解地问:“何谓一举双得?”“公公,凭姑娘这般聪明伶俐,读上三年书,便是一个‘女状元’,这是一得。”“那第二得呢?”祝员外捋着胡子得意地问。嫂子望一望站在一旁的祝英台,用手掩着嘴低声一笑道:“公公,恕媳妇直心直肚肠,说出来公公和姑娘不要见怪。姑娘三年杭城归来,祝家门庭还可以抱上一个白白胖胖的外孙皇帝呢!这不是二得嘛!”

  英台听罢不觉满脸绯红,又羞又气,嫂子从中作梗使刁,实在欺人。英台杭城求学志坚,她抬头一看,只见搁几上放着一只高脚花瓶,就二话不说,转身来到花园,采了一朵活鲜鲜的牡丹,插到了那只花瓶内,对祝员外说:“父亲,女儿出外读书,一定洁身自爱,今天以这朵牡丹花向父亲罚咒,如果我在杭城将身破,这花便死在瓶内;如果我在杭城洁白无瑕,此花鲜艳不败……”祝员外听罢,不由满意得直点头,说:“我女儿岂是等闲之辈?为父准你去杭城求学就是,望早去早归,处处保重。”第二天,英台和银心女扮男装,高高兴兴赴杭城读书去了。

  祝英台走后,她嫂子经常去看那朵牡丹。说也奇怪,三月半载过去了,牡丹花鲜艳如常。后来,她心生一计,偷偷把瓶内的水换上了滚烫的开水,以为第二天牡丹花必死无疑。哪知过了几天,那枝牡丹不但没有枯死,还发出阵阵幽香。嫂子惊得目瞪口呆,觉得此事非比寻常,便再也不敢出其它坏主意。整整三年过去了,英台读书归家,那朵牡丹花还活鲜的同原来一样。

    水杯为界

  英台和银心从上虞出发。穿杏花村,过桃花店,在草桥关遇见了会稽梁山伯。两人一见如故,志同道合,于是义结金兰,以兄弟相称。这天晚上,他们在旅店宿夜,既是兄弟,就同床而眠。山伯因旅途困顿,脱衣倒头便睡。他一觉醒来,但见英台还坐在一旁看书。山伯催道:“贤弟,保重身体要紧,还不快点安寝!”英台说:“你睡吧,我不打算睡了。”“为什么?”山伯好生奇怪。“梁兄有所不知,我晚上睡觉脾气很怪,一旦入睡,不准任何人碰,如被人碰一下,就会头痛欲裂,所以我还是不睡为妙。”山伯说:“贤弟,人怎能不睡觉呢,既然不能碰撞,我小心就是。”“梁兄既然这样说,我遵命便是,只是我们中间须放上一杯水作为界线,你看如何?”山伯连声说好,并且亲自打来一杯水放在床铺中间,英台这才和衣躺下。“贤弟,你睡觉为何不脱衣衫?”山伯看了又不解地问。“梁兄有所不知,我自幼多病,特别怕冷,母亲专门给我做了件衬衫,上有300颗纽扣,如果颗颗解开,恐怕天明也来不及,所以我每晚都是和衣而睡。”祝英台一本正经地回复梁山伯。梁山伯信以为真。

  从此,祝英台和梁山伯虽然同床共眠,但忠厚老实的梁山伯一点也看不出英台是女儿身。

    先生立规

  祝英台和梁山伯双双赶到杭城拜见先生。那天,先生正端坐在学堂,只见两人一前一后进门,前面的山伯是左脚进的门,后边的英台是右脚进的门,先生看了,心中暗自对英台产生怀疑。

  后来,先生对英台细细观察,又发现了不少破绽之处。特别是课间休息时,其他学生都一窝蜂地去厕所解手,唯有英台绝不肯与众人一齐同去,有好几次,祝英台去解手时,其他同学也跟着去,祝英台虽然憋得满脸通红,却推说不去了。

  先生猜中了其中原委,一天,在课堂上宣布说:“从今天开始,立一个规矩。学生如要出恭解手,都要轮流进去;一人在内,挂牌示意;谁坏了规矩,重责不饶。”众学生虽然莫名其妙,但只得守规行事,只有祝英台用感谢的目光默默地看着先生。

    赋诗离别

  花开花落,光阴似箭。山伯、英台在杭城求学,转眼三个年头过去了。英台一则思念父母,二则女扮男装总有许多不便,征得先生同意之后决定返乡。英台与山伯三年同窗共床,一旦离别,心中有说不出的离愁别绪,便取出花笺,写了一首诗赠给山伯,诗曰:

  忆昔当初上杭城,与兄陌路两相逢。来时龙山梅方白,去日娥江花正红。
  三载兄长随左右,谁知一旦分西东。与君暂且相分袂,未审何时会玉容?

  山伯接过,逐句细品,想起同窗友情,早已潸然泪下,他也取花笺一张,题诗一首:当日辞亲谒道宗,草桥路遇与君逢。来时莺啭杨枝绿,别后鹃啼泪血红。

  三载同窗共日夜,一朝芸馆别西东。离情绵绵车难载,怕看柳枝恋春风。

  山伯题诗毕,与英台说:“为兄送你一程。”于是两人出了学堂,往官塘大道而来。,一路上虽然风和日丽,鸟语花香,但两人无心无绪,依依难舍,走至草桥关,英台不免触景生情,无限感伤,拉住山伯说:“有道是‘送君千里终有别',梁兄请留步,这里我吟诗一首以表惜别。”说着,吟诗一首:

  偶逢草桥结义来,百花三度放春苔。惟有玉梅心耐冷,不将春意私自开。

  山伯听了,但觉诗意十分含蓄,又不解其意,也和诗一首:

  三年共学两情投,玩月吟风思最幽。今日别离肠欲断,会期准约在来秋。

  英台听得双泪交流:“梁兄,我家有个小妹子,年方十六,今日我亲口许配与你,约你在三七二八月,前来我家说亲,望梁兄切莫来迟。”英台说完,便和梁山伯挥泪作别。

    敕封“义妇冢”

  英台归家不久,祝员外作主把她许配给了余姚豪富马文才。再说梁山伯回学堂后,有一天将两人所作之诗拿给先生请他指教,先生一看祝英台的诗暗露挚爱真情,就将察出英台是女儿身的情况和诗的含义讲解给梁山伯,经先生指点,梁山伯才恍然大悟。当学业完成后,梁山伯喜气冲冲地赶往上虞祝家庄时,英台已是马家之人了。山伯悔恨交加,回家后茶不思来饭不香。后来被人荐举,出任鄞县县令。由于刻骨相思,一年后便染病身亡。

    一次英台乘船外出,来至鄞县地界,突然平静的河水波浪滔天,航船颠簸欲沉。英台带着银心只好上岸,但见江边立着一块墓碑,上写“会稽梁山伯之墓”,英台一看泪如泉涌,但见她双膝跪地,嚎啕大哭,直哭得天旋地转,飞沙走石,瞬时间大雨倾盆,雷闪交加;骤然一声巨响,天崩地裂,只见山伯坟墓化裂,英台见了,大喊一声:“梁兄,英台来了!”一跃跳进了裂口。瞬息,雨过天晴,一道彩虹下有一对硕大无比的彩蝶在山伯墓前翩翩起舞。银心仔细一看,那蝴蝶的花纹分明便是英台的罗裙,便拜倒在地,周围百姓也惊讶万分。当时上虞名人谢安正身居宰相要职,他把家乡的这件事启奏皇上,皇上也深感钦佩,于是当场提笔,敕封“义妇冢”。


                                                               陈秋强 搜集整理
                                                               流传于浙江上虞

   
上一篇: 2008-2015 ICP证:赣B2-2015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