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传奇故事 > 半耳男人

半耳男人

2017-06-19 14:03:13 来源:文稿网    

雨中的男人

宇佐美慎介是一名医科学生,这天他刚从朋友家出来,不料碰上了阵雨,只好钻进路边一间小庙躲雨。

正在这时,又有一个人钻进庙里来。慎介朝来人望了一眼,这一望竟吓得他倒抽了一口凉气。来人红衣红裤,外罩披风,头戴尖帽,脸上还戴着怪样的滑稽面具。

看这人的打扮,应该是个广告人,就是在街上敲锣打鼓招徕顾客的化妆广告人。这么一想,慎介便安心了。对方像是在等待什么人,老是朝对面的林荫路上打探。

突然,那怪人把身子往前面探去。慎介朝对面一望,只见有个人从林荫道上一溜烟地朝这边跑来,是个只有十几岁的少女。

少女没打伞,浑身透湿,她看见小庙,便一阵猛跑进来。正在这时,冷不防广告人叉开两腿往她前面一站,少女“啊”地叫了一声,向后倒退几步。那怪人突然使劲地抓住她的肩膀,强行把手伸进她的腰包。

“哎呀!强盗!”

慎介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混蛋,想干什么?”他大喝一声,跳了过来,一把抱住广告人的腰,将广告人摔倒在地上。

广告人爬起来,从面具里射出恐吓的目光,不一会儿就扭转脚跟,往大雨当中逃去了。慎介目送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广告人的右耳朵好像被咬掉了一样,缺了一半。

“怎么样?没伤着哪儿吧?”慎介转向少女,问道。少女瑟瑟发抖,急忙朝慎介鞠了个躬。

“谢谢您,多亏您……”

“你认识刚才那个男人吗?你是不是带着什么东西,正是那家伙想得手的?”

“不认识,一点儿也不……”她说话之间,似乎还心有余悸。

慎介说:“不管怎样,还是小心点儿为好。我送你回家吧。”少女感激地点点头。

走在路上时,慎介问:“你家里有些什么人?”

“只有哥哥和我两个。哥哥有点儿怪,他干些什么,我也不大清楚,只听他说是搞一件很了不起的发明,现在一心扑在那上头。可是,他身体很弱,而且,我们很穷……”少女看了慎介一眼,低沉地说,“直到五年前,我们家还挺有钱,可是出了一连串倒霉的事情,父母亲相继去世,钱都花光了……我并不在乎自己穷,只是哥哥不能继续研究的话,我觉得比什么都可惜。”

这少女小小年纪就吃了那么多苦头,但心态还很坚定,令慎介很感动。他说:“令人佩服!你叫什么名字?”

“鲇泽由美子。多谢了,这就是我的家。”

少女停住了脚步。眼前是一所简朴的平房,门边有一块写着“鲇泽俊郎”的门牌。这恐怕就是她哥哥的名字。

由美子打开门,钻进屋子,刚进屋,便“啊呀”叫了一声。慎介往屋里一看,也吓了一跳。

屋里的东西被翻弄得乱七八糟,屋子中央有个病弱的青年,想必是由美子的哥哥俊郎。他嘴里塞着东西,全身被五花大绑,动弹不得。

由美子连忙把他嘴里塞的东西拿出来,问道:“哥哥,这是谁干的?”

“广告人,戴着假面具的广告人——那家伙想抢走那件东西,就是每年的这时候送到咱们这儿的童话式的礼物……”

童话式的礼物

慎介心想:俊郎所说的“童话式的礼物”究竟是什么呢?说是“每年的这时候送来”,也就是说,每年此时,就有人将某种奇妙的礼物送给这兄妹俩。

由美子说:“我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您吧,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只好仰仗您的大力帮助了。”然后,她讲了起来。

由美子的父亲是从事航海运输业的,有一条“北极星”号运输船。五年前,父亲乘那艘“北极星”号往千岛去,没想到归途中遇上了可怕的暴风雨,他连人带船沉没到海底去了。那一天是8月17日。

后来,母亲在惊痛之余,患急症而死。而且,父亲似乎曾筹划着什么大事业,把全部财产倾囊投入其中,他一死,身后没留下一文钱。于是,兄妹俩便坠入了贫困的深渊。

不过,从那以后,每年一到8月17日,就有人给兄妹俩寄来礼物,寄方是什么人,没有写明。

有时礼物是钱,有时是昂贵的宝石,兄妹俩无从猜测馈赠者究竟是何人,每当提到它,总是说“童话式的礼物”。他们想,既然礼物是每逢父亲的忌辰寄来的,一定是某个与父亲很亲近的人,暗中守护着他们两个孤儿。

“原来是这样!那么,昨天就是那奇妙的礼物到来的日子呀!”

“是的,送来了。”由美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说,“但昨天,礼物不是寄到家里,而是寄到我打工的地方,我就是带着礼物在回家的路上遭到了广告人的袭击。”

慎介若有所思,问道:“那礼物是钱吗?”由美子摇摇头。

“是宝石?”

“也不是。只有一封信,请您看看,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慎介接过信,念道:

小姐:

看完这封信以后,请马上到杂司谷的“七星庄”来。我的了不治之症,在瞑目之前,一定要对小姐忏悔我的罪过,而且,还有东西要移交给你们兄妹二人。今天是8月17日,这日子想必小姐是永生难忘的。所以,务必请小姐来此走一趟。

请拿着这封信到“七星庄”来,给守门的人看一下,他就会给您带路的。

“七星庄”主人

神秘的七星庄

慎介决定帮帮这兄妹俩。于是,在慎介的陪伴下,由美子鼓起勇气出发了。他们找到了杂司谷“七星庄”,那是一座庭院宽敞的高级公馆。

慎介按了门铃,里面出来了一位白发披肩的驼背老仆。他一见到由美子,眼里便涌出了泪水,用颤巍巍的声音说道:“啊,小姐来迟啦!”

一听这话,慎介的呼吸急促起来,说:“迟了?老大爷,是不是这儿的主人已经……”

“是啊,先请进吧。”老仆说着,把客人让进门,领着他们走进客厅。在客厅里,摆着一个50岁左右男人的尸体,周围缓缓地缭绕着线香的烟。

“小姐,请仔细看看他。就是这位先生,每年8月17日给你们兄妹寄去礼物。昨天,他是多么盼望您来呀!直到临终的时候,还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小姐的名字。”老仆说着,眼里又冒出了泪水。

“由美子小姐,你认识这个人吗?”老仆问道。

由美子说:“不,一点儿也……”

“这位先生名叫莜原传三,是沉没的‘北极星’号船上的一名海员。”

听到这里,由美子与慎介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

“老大爷,莜原先生为什么要用那样奇怪的方法给由美子兄妹寄礼物呢?还有,他要移交给兄妹俩的是什么呢?”慎介问。

“昨天夜里,主人知道见不着小姐了,就对我忏悔了一切。然后,他吩咐我把那些话转告小姐……”

老仆说出来的,是一段可怕的故事。

那年,由美子的父亲到千岛去,是为了采掘砂金。而且,他成功了。可是归航时遇上了暴风雨,载着砂金的“北极星”号沉入海底,只有两人逃了出来。

这两人,除了眼前这位莜原传三以外,还有一个当伙夫的山崎八郎。两个人在船将沉没之际坐上小划子逃生,顺便带走了不少的砂金袋。划子漂流中,两人为了瓜分砂金而争斗,最后,莜原把山崎推下了海里。

后来,莜原拿出一部分砂金在这里盖屋定居。由于禁不住良心的谴责,每年到了8月17日,他就秘密地给由美子兄妹寄送礼物。

然而好景不长,原以为已经落海而死的山崎竟还活着,他终于找到了莜原的住所,威逼着要分得一半砂金。可是,莜原如今已悔过自新,他认为砂金理所当然属于由美子兄妹,不能交给别人,于是把砂金藏起来了。

“那个山崎,是不是一只耳朵缺了一半的人?”

“哦,是的。”老仆不知为何吃了一惊,用手捋了捋头发,马上说,“但主人把砂金藏到什么地方了,还没有把地点告诉我,就去世了,真可惜啊!”

慎介突然微微笑了笑,说:“可是,老大爷,这所房子为什么取名叫‘七星庄’呢?”

“这是因为庭院里有七尊天女像,每位天女的额头上都有星星。”

“好吧,请领我们上庭院去看看。”

慎介他们跟在老仆后面走到庭院里。果然,宽敞的庭院里这儿那儿竖着七尊天女像。慎介在天女像之间徘徊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把目光转向由美子。

“由美子小姐,看到这七尊天女像,你联想到了什么吗?这些天女的位置恰如北斗七星一样,形成勺子的形状,不是吗?”

“您这么一说倒真像!”

“你想想看,把北斗七星下端的两颗星星连接起来,将那连线向右延长,在延长到约为两星之间距离五倍处的位置上,有什么东西?”

“是北极星!”由美子说着,不觉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正是这样!那么把这两尊天女像连接起来,将连线延长五倍,就到了那棵樱花树,就是在那棵樱花树底下,埋着从‘北极星’号船上带出来的砂金!”

慎介在话没说完的时候,猛地转过身子,紧接着,朝突然摆开了架势的老仆扑过去,冷不防将他摔倒在地,然后骑到他身上。

由美子被吓了一跳,问:“宇佐美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哈哈!由美子小姐,你还不知道这家伙的真面目呢。他就是昨天那个广告人,也就是山崎八郎,半耳男人!”

说着,他把手指伸进对方那垂至肩头的白发里,猛地一拉。果然是假发!假发一拉开,就露出了那被咬剩下的半只耳朵。

“这家伙昨天袭击了你和你哥哥,但毫无所得,于是返回到这儿来,逼问莜原。在催逼之下,对方终于死了。他遍屋搜查,还是找不到砂金的所在,因此这一回化装成老仆,等着你到这儿来。他想,也许莜原在写给你的信中说明了砂金的下落。刚才,我看见这家伙无意中流露出对自己右耳的担心,立刻识破了他的假象。可这家伙也真笨,坐过那么久的船,却连北斗七星与北极星的秘密都不知道!”说罢,慎介把咬牙切齿悔恨不迭的山崎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砂金果然是埋在樱花树下,那理所当然是属于由美子和哥哥俊郎的财产。现在,俊朗可以自由自在地进行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