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传奇故事 > 劫持皇太后

劫持皇太后

2017-06-19 05:40:27 来源:文稿网    

凌小菲和李青瑶在江湖上人称“武林双娇”。两人一样地貌美如花,风华绝代,而且一样地心高气傲,彼此谁也不服谁,经常在暗中较着劲。

一个月前,李青瑶出嫁,她的夫家竟然以八颗无价之宝“夜明珠”作聘礼,这轰动了大江南北,让人们足足谈论了一个多月。

凌小菲感觉自己被李青瑶抢了风头,脸上无光,就在江湖上扬言,没有超过八颗夜明珠的稀世珍宝,谁也休想把她娶走。

凌小菲的豪言壮语把沈暮天吓坏了。沈暮天和凌小菲是同门师兄妹,两情相悦。沈暮天正准备向她求婚,但她已经把话说了出去,以她的脾气是绝不会把说出去的话收回来的。

沈暮天痛苦地问凌小菲:“在你心中那些所谓的无价之宝真的那么重要吗?”凌小菲眼珠一转,道:“在我心中你最重要!但那些无价之宝可以点缀我们的感情。”

沈暮天默默地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到了后半夜,他穿上夜行衣,溜出家门,一路向皇宫飞奔而去。

皇宫大内五步一哨,十步一岗,防卫森严。沈暮天躲在宫墙外的大树上,一筹莫展。就在这时,皇宫西北角突然蹿起一片火光,有人大喊:“不好了,西北角楼起火,有人夜闯皇宫,小心保护皇上!”宫外值巡的侍卫顿时就乱了,沈暮天看准时机,飞身掠入皇宫。

皇宫内亭台掩映,小桥流水。沈暮天无心看风景,小心躲避着巡逻的侍卫,一边四处寻找大内宝库。突然,肩头被人轻轻拍了一下,吓得他猛一转身,手中利剑脱鞘而出。

这时,就听到有人轻声喝道:“你闹什么呀?傻瓜!”声音听起来非常熟悉,沈暮天连忙止住剑势,只见面前站着一位黑衣人,露出一张娇美的容颜。沈暮天轻声惊叫起来:“小菲,你怎么也来了?”凌小菲“嘻嘻”一笑,道:“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想什么馊主意,我还会不知道吗?我就猜到你会进皇宫盗宝,所以跟着来帮忙啊。”

白天时,凌小菲发现沈暮天表情怪异,就一直留意着他,晚上见他偷偷溜出来后,徘徊在宫墙外,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于是灵机一动,用板车拉来一车柴草,在西北角楼的围墙外放火点着了,在夜里看起来就像是角楼发生火灾,引起皇宫内外混乱,让沈暮天趁乱溜进宫,她自己也跟了进来。

可凌小菲也不知道大内宝库在哪里,两人小心翼翼地在宫中转了一圈,见前面有座宫殿的楼上还亮着灯,心想找不到宝库不如找个人来问问,便纵身掠上楼去,舔破窗棂纸,只见一位白发老妇人独自坐在灯下,看着灯光发呆。沈暮天推开窗户,两人轻身跳进去。老妇人听到身后有声响,刚回过头,一把冰凉的利剑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凌小菲轻声喝道:“不许出声,不然就杀了你!”

老妇人大吃一惊,但很快就冷静下来,看了沈暮天和凌小菲一眼,道:“你们也是来宫中救人的吗?”

凌小菲一愣,摇摇头道:“不是,我们是来盗宝的!你是什么人?知不知道大内宝库在哪里?”老妇人“哦”了一声,道:“我是当今圣上的娘亲。”

凌小菲听了高兴地叫了起来:“你是皇太后啊,那真是太好了,快把你的奇珍异宝拿出来,我们不伤害你就是了。”

皇太后默默地点点头,眼中流露出失望的眼神。就在这时,恰好有位宫女进来,猛见到这架势,吓得大声尖叫起来。

皇宫顿时乱成了被捅的马蜂窝,皇上带着大批侍卫亲自赶来,将皇太后居住的永福宫团团围困。但皇太后落入对方手中,投鼠忌器,一时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和沈暮天、凌小菲谈条件。

凌小菲哈哈一笑,道:“我们的条件很简单,打开你的大内宝库,让我们挑选几件稀世珍宝,我们就放了皇太后。皇上,你总不会太小气吧?”皇上气得吹胡子瞪眼,却又不敢发作,只好带着一大群侍卫在前面开道。沈暮天和凌小菲押着皇太后,进入大内宝库。

宝库内奇珍异宝数不胜数,迷乱人眼。凌小菲开心得手舞足蹈,道:“皇上,麻烦你们到外面等候,请皇太后再陪我们一阵,你放心吧,我们最多只拿十几件宝物,决不会多拿的!”皇上无计可施,气呼呼地带着其他人退到库门外。

凌小菲看看这串珍珠项链不错,瞅瞅那件玉手镯也很好,反而拿不定主意。皇太后道:“这些都是无价之宝,你想要什么就拿什么吧。”凌小菲回头看了皇太后一眼,道:“其实我也不稀罕什么宝物,只要有一件惊世骇俗的物品就好了。”说话间忽然见皇太后腰间挂着一个香囊,上面用金线绣着并蒂盛开的莲花,非常精致。

凌小菲最喜欢这样的小饰物,忍不住赞道:“好美的香囊啊!”伸过手去想摘下来仔细看看,不料皇太后却是大惊失色,用手紧紧地护住香囊,叫道:“这个香囊你不可以拿去,别的你想拿什么都可以!”

“里面藏着什么宝贝呀?”凌小菲有个臭脾气,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她越想要;别人越不让看的东西,她偏要看。她一把将香囊夺过来,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两绺头发打成的一个发结。

皇太后看着凌小菲手中的发结,双手不住地颤抖,泪水从她的眼角无声地滑落。凌小菲连忙道:“太后娘娘,你不要哭,我还给你就是了。”

皇太后拭去眼角的泪水,对凌小菲道:“你们两人看起来不像是坏人,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进宫盗宝吗?”沈暮天把情况和她一说,皇太后默默地点了点头,拿起香囊对两人道:“知道吗?这个香囊已经陪伴我四十多年了。”皇太后本是朝中大将军的女儿,自幼和府中管家的儿子阿桑一起长大,两人情投意合,私订终身,总以为有情人能成眷属。但两人身份悬殊,她爹自然不答应这门亲事。恰好在这当口,大将军受其他大臣的排挤,在朝中无法立足,就把女儿送入宫中陪皇伴驾,以换取自己的高官厚禄。她知道后想和阿桑以死殉情,可又想到全家的兴衰全在自己的身上,只得含泪和阿桑诀别,两人互赠头发留念。

哪知道在一个和今晚差不多的夜晚,阿桑相思成灾,偷入皇宫想去看她,结果被侍卫发现,乱箭射死。皇太后伤心欲绝,剪下自己的一绺青丝,和阿桑的头发打成发结,放在自己做的香囊里,希冀来世可以和阿桑做结发夫妻。今晚她得知有人夜闯皇宫,不由想起四十年前阿桑闯宫的事,心中思念如潮,才半夜起床,灯下追忆梦中人。所以当她见到沈暮天和凌小菲时,就问他们是不是来救人的。

皇太后道:“财物有值,真情无价。在我眼中,全天下的宝物,也比不上这香囊珍贵!”凌小菲听得痴了,泪水忍不住流下来,道:“太后,我……”就在这时,皇太后突然反过手,一把抓住凌小菲的脉门,凌小菲“哎哟”一声,顿时浑身无力。

沈暮天如梦惊醒,可皇太后早已一把抢过凌小菲的宝剑,架在她的脖子上,笑道:“你们上当了,我讲故事给你们听,就是为了要迷惑你们。你们别忘了,哀家可是大将军的女儿,将门出虎女,我这身武功几十年没用,竟然还记得!”

沈暮天吓得脸也白了,哀求道:“太后娘娘,求你放过小菲吧。这是我的错,所有的罪过我愿意一个人承担!”皇太后看了沈暮天一眼,点点头道:“真的吗?那好,我可以成全你,你自己点自己的穴道吧。”

凌小菲大叫:“师兄不要做傻事,你快走吧,不必管我!”沈暮天道:“没有你,我怎么能活得下去?”凌小菲泪流满面,道:“财物有值,真情无价。其实我早已经得到了天下最最珍贵的无价之宝,却不知道珍惜,我真笨啊!”

沈暮天一咬牙,反手点在自己的穴道上,仰天倒了下去。皇太后一掌切在凌小菲的后脑上,将她也拍晕了过去。

等沈暮天和凌小菲再睁开眼时,发现两人躺在一家客店的房间里。店家说是皇太后派人把他们送过来的,同时还转告他们一句话:“珍惜眼前人。”

沈暮天和凌小菲的婚礼简单而又隆重,两人拜过天地刚要进入洞房,突然闯入一大群人,当先一人高喊:“皇太后懿旨到!”沈暮天、凌小菲心中一惊,不知又要生出什么事端。那人顿了一下,又喊道:“沈暮天、凌小菲两人私闯皇宫,以下犯上,本该重罚,但念你们真情可嘉,死罪饶过,活罪难免。罚你们今生今世必须相知相守。以后的生生世世,也必须相依相伴,并送上礼物一份。”来人把一个精致的小礼盒交到沈暮天和凌小菲的手上。

凌小菲忍不住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放着一个崭新的香囊,香囊的正面上用金线绣着四个字:“结发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