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传奇故事 > 第三次自杀

第三次自杀

2017-06-09 10:28:27 来源:文稿网    

姚杰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个国营工厂。他老实木讷,工作了好几年,也没有谈上女朋友。这天,厂长找他谈话,说到自己有个小姨子,二十六七岁了,还没结婚。厂长看到他踏实可靠,决定把小姨子介绍给他。

当时姚杰以为那只不过是一个玩笑而已。没想到几天之后,厂长真的就给他安排了一次见面,他见到了安娅。第一眼看到安娅,他就喜欢上她了。安娅实在太美了:身材高挑,皮肤细嫩,五官秀美,尤其一双大眼睛像是要勾人魂魄似的!安娅对他好像也挺有好感。

三个月后,姚杰就把厂长漂亮的小姨子娶回家了。

蜜月刚过,姚杰就觉得妻子有点不太对劲,他的美貌老婆和她姐夫的关系似乎太过密切了,那个姐夫不等他们蜜月度完,就隔三岔五地找借口往他们家跑。

刚开始他还有点受宠若惊,后来他发现安娅和她的姐夫经常背着他眉来眼去的。有一次他上班途中突然回家拿点东西,竟然发现门打不开,被人从里面反锁了。他使劲敲门,过了许久,门打开了,是安娅,还有她姐夫,两人一脸狼狈。

这对于姚杰的男人尊严是一种挑战。他老实,但不意味着他没有尊严,他决定离婚!

姚杰告诉安娅这个决定的时候,她正在敷面膜。她闻声转过头来,脸白得像唱戏的小丑,只露出眼睛与鼻孔四个洞。安娅一言不发,姚杰猜不透她在想什么。

晚上,姚杰下班回家,发现安娅躺在家中的浴缸里割脉自杀。

安娅穿着新婚时一件颜色艳丽的透明睡袍,性感,怪异。她躺在浴缸里,鲜红诡异的水流满卫生间的地板。她的手无力地耷拉在浴缸边沿,手腕上有鲜红的割痕。

家属大院里人声阵阵,像结群的苍蝇一般,飘浮在空气中。姚杰家门口围满了人,门前还有警车,救护车,真是热闹极了。安娅被抬出去时,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医务人员抬着一床担架出来。这时,担架上的安娅突然哭闹起来,掀开盖在身上的白被单子,大声嚎哭。人们看着披头散发半裸的安娅,目瞪口呆。

经安娅这么一闹,单位的家属大院里面都传说着安娅的丑事。厂长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出入姚杰家了。

厂长来少了,姚杰并没有因此松一口气。他又发现了安娅另外一个恶习。不知什么时候,安娅爱上了打麻将,而且一打就是一通宵。安娅整天不见影儿,一门心思打麻将了。

那晚姚杰在家里的沙发上等安娅,一直等到凌晨三点,安娅才回来。姚杰生平第一次向一个女人挥起了他的胳膊,他搧了安娅一个响亮的耳光。安娅漠然不屑地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出家门,门在她身后砰地一声关上了,就像在向姚杰示威。从那以后她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家。

几天后,安娅回来了,她的身上脸上满是伤痕,头发蓬乱,衣服上也是撕得东一块西一块的,狼狈不堪。

姚杰忍不住问安娅发生了什么事,安娅“哗”一声哭了出来,说:“我被人追债,我欠人家六万块!”姚杰吃了一惊,不过他马上镇静下来了,说:“你姐夫会帮你解决吧?”安娅摇摇头,擦干眼泪,冷冷地说:“我自己会想办法。”

安娅当姚杰不存在一样,拨完号码又拿着听筒专心地听。她的表情很陌生,完全不像姚杰平时所认识的安娅。姚杰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看她要做什么。电话似乎没通,安娅便一遍又一遍地拨,越拨越快,越拨越急躁。安娅的样子很神经质。姚杰猜想她大概是打给她姐夫吧,但那边却不接电话。

姚杰走过去,正想把手放在妻子的肩膀上,她突然转过头来,她不像是安娅,倒像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女子。她脸色苍白,头发蓬乱,脸上的伤口还渗着血。她的目光让姚杰觉得身上像爬了一条蛇一样粘乎乎冷冰冰地不舒服。姚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房间。

安娅第二次自杀了,那是在第二天晚上。姚杰在办公室值完晚班,回到家,看到安娅又穿着上次那件睡衣躺在床上,面容安详宁静,在床头柜上放着一个药瓶,药瓶是空的。他拿起一看,上面的英文字母他认得,是安眠药。

虽然上次自杀事件之后,姚杰经常后悔自己过于心软,救活了这个该死的女人。但是这次,他第一反应仍是拿起电话就拨了120。

安娅被救活后,依然故我,每天穿得花枝招展,出去打麻将。安娅越来越过分,经常通宵不回家,有时几天不回来,回来只是匆匆地换一下衣服,就又出去了。姚杰觉得自己的脸都被安娅丢光了。他也不想再理她,任由她在外面胡闹。

想不到安娅居然第三次自杀了。

等120救护车开来时,安娅已经死亡多时了。安娅第三次自杀成功。

时间是最大的魔术师。慢慢地,人们就把安娅自杀的事情忘记了。姚杰的生活又回到曾经的轨道,仿佛这个世界上不曾有过安娅这么一个人。

这天,一个面貌凶狠的中年男人找到了姚杰。中年男人其貌不扬,一只鹰钩鼻却十分显眼。他拿出一张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

“因为借了某某三十万元无法偿还,愿以身偿债。

签字人:安娅。”

接着,这个男人又拿出一摞照片,是安娅和这个男人不堪入目的床上裸照。姚杰问鹰钩鼻男人:“你想怎么样?”

男人笑了,说:“恶心了?你老婆答应了老子要陪老子玩两个月,可是只玩了三天,她就死了。六万啊!就是找个漂亮的黄花闺女,也绰绰有余了。”

“谁借的债你找谁去,和我没关系。”

“你有种!但是你别忘了,老子敢找你,当然不会没有准备。别人都认为你老婆是自杀,我可不这么认为。她为什么自杀?没钱还债?老子已经替她还了。廉耻?屁!你那婆娘看起来眉清目秀,可一输红了眼,跟哪个男人没上过床?她会为了廉耻自杀?老子还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给你两天时间,给老子弄六万。”说完男人恣意地笑了起来。他笑的时候,一口被烟熏得黑黄的牙齿也冲着姚杰,仿佛也在嘲笑着他。

男人的话引起了姚杰的深思,他点燃一只香烟,深不可测地看着那个不速之客。姚杰低声吼道:“滚!老子一分钱都不会给你!”他前额暴起了青筋,鼻孔因愤怒而一张一合,紧紧地捏着拳头。

鹰钩鼻男子被姚杰凶狠的神情吓住了,他狠狠地唾了一口,说:“你等着瞧!”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警察就找上门了,他们传讯了姚杰。据说有人举报是姚杰谋杀妻子。姚杰的单位有人证实,他在加班的时候曾经出去过一次,是晚上九点钟左右,正是安娅出事的时间。小区巡逻的保安也证实,见过一个身材很像姚杰的男子晚上九点钟左右在小区里面出现过。证据对姚杰很不利。在第二天的晚报上,赫然刊登着姚杰沦为杀妻嫌疑犯的报道。

正当人人都以为是姚杰忍受不住安娅的红杏出墙而把她杀了的时候,案情急转直下。警察在案发现场发现了新的证据。在案发现场,发现了安娅姐夫的血液成分。

上一篇: 2008-2015 ICP证:赣B2-2015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