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传奇故事 > 首座御厨

首座御厨

2017-06-05 13:01:18 来源:文稿网    

同治年间,慈禧太后在养心殿正南另设了专为她一人“开小灶”的小御膳房。小御膳房的首座御厨为“庖长”,担任庖长年数最长的,当数王玉生。

王玉生和慈禧算是老相识了。当年慈禧还是个名唤兰儿的小丫头,住在北京城的劈柴胡同里。胡同口,有个兼卖豆腐的王家饭馆,掌柜的便是王玉生的老爹,而小儿子王玉生则专门负责卖豆腐。

那日,兰儿的母亲老胃病犯了,只想吃王家又嫩又爽口的白豆腐,偏偏手头钱紧,只摸出一文钱让兰儿去买。可王家豆腐要三文钱一块,一文钱怎能向人张口?兰儿硬着头皮去了王家饭馆,她浑水摸鱼,扔下一文钱,拿起豆腐就想走,却被王玉生拦下,两人争执起来。吵声惊动了王掌柜,王掌柜这人不仅心善,阅历也深,深知那拉氏毕竟是吃“铁杆庄稼”的镶红旗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来个咸鱼大翻身,得罪不得!为此,他当下并不揭穿兰儿,不仅说自家的豆腐本就是一文钱一块,还另送她一大块豆腐权当赔礼……

就这样,一文钱一块的豆腐,那拉氏一家吃了两年!两年后,果真如王掌柜所料,兰儿被挑为“秀女”入了宫,后又生下皇子,被封为懿贵妃。那拉氏一家从此飞黄腾达,直上青云。不久,懿贵妃高坐鸾轿回家省亲,前面马队鸣锣开道,后面侍卫举戟压阵,威仪赫赫,四邻街坊都要跪接!

不承想那天到了午饭时,面对满桌丰盛佳肴,懿贵妃却一点胃口也没有,非要吃王家饭馆的豆腐菜不可!此时,王掌柜已经年迈,灶上掌勺的换成了王玉生。听说懿贵妃要吃豆腐菜,王老掌柜诚惶诚恐,急得手足无措,倒是王玉生,初生牛犊不怕虎,当即切下一大块豆腐,往炒锅里一放,拌着香葱,一阵煎炒之后,盛在盘里就让人端了过去。不想懿贵妃大快朵颐,吃得格外满意,立召王家父子,当面有赏!大喜之下,懿贵妃对王玉生挺欣赏,想招他入宫当御厨。王老掌柜大惊,正要婉言谢绝,王玉生却一头跪倒在地,叩谢“皇恩”了!

回来后,王家父子关起门来争执不休。王老掌柜说伴君如伴虎,皇宫是万万去不得;王玉生却说富贵险中求,只有进皇宫才能撞大运。儿大不由爷,王玉生不管不顾地入了宫,王老掌柜从此夜夜做噩梦,不久就去世了……

王玉生还真的撞上了大运。几年后,咸丰驾崩,儿子同治继位,懿贵妃垂帘听政,就是慈禧太后。水涨船高,王玉生也成了庖长。为使慈禧吃得满意,王玉生让手下御厨轮番进呈各地的奇珍异馔、名特吃食,还挖空心思地换上些吉祥菜名,每每博得慈禧开颜一笑……

王家大富大贵了,在王玉生的操持下,推倒了王家饭馆,盖上了白玉酒楼,匾额便是太后的墨宝!白玉酒楼门前车水马龙,达官贵人接踵而来,日进斗金。王玉生越发觉得,伺候这个老佛爷,值!他觑了个机会,又把侄女云翠弄进了宫,就在慈禧的身边当侍女。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云翠也已是二十出头的大姑娘了,该嫁人了。这天,王玉生正在御膳房里忙着,云翠站到他身边,半天不吭声,闷闷不乐的。王玉生一细问才知道,这丫头也正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犯愁呢。王玉生心疼侄女,知道这事不能耽误了。按照宫中的规矩,年满十八岁的宫女,可以要求出宫自配——自找婆家嫁人。而近来,慈禧和刚刚大婚的同治不知怎么闹起了别扭,心火正盛,若是正面求慈禧放云翠出宫,八成不行。这可咋办?王玉生当晚在床上翻起了“烙饼”,想着老佛爷爱美食,看来这事还得在“吃”上想想法子……

两日后的早膳时,膳桌上的菜无论荤素,都遮着两片嫩绿的菜叶,只有中间的一盘菜是用油红的鸡肉烩成桃花状,外围六只大红虾,格外鲜艳惹眼,堪称“万绿丛中一点红”。慈禧一眼就注意到了这盘菜,银箸刚要往外伸,一旁的云翠早把这盘菜端到了她面前。慈禧先吃了一口鸡肉,松嫩可口;随后又去夹大红虾,还一下子夹上来两只——两只虾头尾相连,虾须结绕在一起,分明是一对,咬在嘴里鲜香松脆,滋味极美。

“嗯,不错。这道菜是什么名儿啊?”慈禧问。一旁的司膳太监忙指指云翠,回话说:“启禀老佛爷,这是云翠他叔,也就是王庖长特意炒了献给老佛爷的一道菜,菜名儿叫‘红娘自配’。”

“噢,原来如此。”慈禧一怔,这才注意到云翠今日穿了一件红裙子。慈禧银箸一放,对云翠笑吟吟地道:“好个‘红娘自配’,哀家明白了。明儿个就放你出宫!”云翠一听,连忙跪谢。

“谢什么,咱们可是老街坊呢!”慈禧随即又道,“啥时候你有了婆家,回来告诉哀家一声,哀家也好给你凑样嫁妆,添杯喜酒!”云翠娇羞不已。慈禧说到做到,第二天果真放云翠出了宫。

一年后,云翠要嫁人。大喜之日,王玉生急着出宫送侄女出嫁,偏偏慈禧点他的一道菜——他最拿手的葱炒豆腐。慈禧慢条斯理地用罢早膳,方才命李莲英亲送王玉生回家,另赐他一方锦盒,嘱到家后才可打开。王玉生不由有点纳闷。

来到白玉酒楼,已经是日近正午,王玉生一下轿,就见门楼上挂着白幡,家中哭声一片,心中不由一咯噔。看门的老掌柜见了王玉生,忙凑过来对他咬耳朵,说上午云翠姑娘正要上喜轿,太后御赐的一支金玉花簪和喜酒就到了。喝过御酒,喜轿刚抬到大门口,穿着大红吉服的云翠姑娘却突然一声惨叫,从喜轿上跌了下来,腰弓如虾,双目暴突,口鼻里黑血直流,气息已无!家人情知事有蹊跷,但谁敢多言?只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对外说云翠姑娘暴病身亡。喜事变成了丧事……

王玉生听了,惊得脸色煞白,两腿直哆嗦:什么御赐喜酒,分明是御赐断肠酒!可……可太后为什么要赐死云翠啊?

王玉生身后的李莲英一声冷哼,喝退老掌柜,把王玉生扯到耳房里,门一关,道:“王老哥啊,实话说,你也算是个人物了,可如今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了呢?千不该万不该,当初你不该向太后进呈那道‘红娘自配’菜,更不该让你侄女穿红裙子,这可犯了太后的大忌!”见王玉生仍愣呆呆的,李莲英进一步点化道:“老哥啊,你在宫中多年,难道不知太后最见不得的就是别的女人披红挂彩?就连她的皇后儿媳,因为大婚时穿了红袍都让她嫉恨不已……”

王玉生顿悟,当年穿着绿色秀女装进宫的兰儿,姿色并不出众,与咸丰春风一度,侥幸生子后,咸丰再也没有正眼瞧她,甚至当众骂过她是个不配穿红衣的贱婢……

王玉生欲哭无泪,痛心喊道:“云翠啊,是老叔害了你啊!”

李莲英又打开随身带来的那个锦盒,里面并无金玉珠宝,只有一条三尺白绫和一个麻核桃。王玉生一见,顿如跌入冰窖,全身直颤:三尺白绫是赐死用的,而麻核桃则是给判了千刀万剐之罪的犯人受刑前堵嘴用的,这、这又是何意啊?

李莲英一声长叹道:“你侄女被赐死,太后岂敢仍用你做庖长?再者,太后的事你知晓得太多了,该堵你的嘴了。今日你若不肯死,他日太后会再找借口判你个谋逆之罪,那么你们王家都要跟着抄家问斩。你万万不可再糊涂了,我就在门外等你的准信儿!”说完,李莲英走出耳房并关上了门。

王玉生彻底明白了,双泪长流,悲号一声:“爹,悔不该当初没听您老人家的话!”他颤抖着双手把那条白绫搭在了房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