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枪

2017-05-31 02:33:21 来源:文稿网    

谁都知道,马大虎虽然五大三粗,却有一手百步穿杨的绝技。

名声传出去,事就找上来。这天,有个叫藤野的日本军官,突然带着一队士兵找到马大虎:“听说你是这一带的神枪手,我们大日本军队也有这样一位高手。我想请你代表中国人和日本军人切磋切磋枪法,有兴趣吗?”

马大虎心里明白,藤野说的切磋,其实就是比赛,既然是比赛,那就只许日本人赢。马大虎向来争强好胜,可不想去做日本人的陪衬,于是他赔笑说:“藤野长官,其实我是徒有虚名……”

藤野立刻打断他的话:“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谊,我想,你一定会参加的!”看那些日本兵端着枪等他答应,马大虎只得说:“具体怎么切磋法?”藤野冷冷一笑,说:“既然是高手,那就刺激点。就比一场‘顶上数钱’吧。你回去准备一下,三天后我来找你。”

一听到“顶上数钱”四个字,旁边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气。所谓“顶上数钱”,其实是一个比试枪法的法子:让一人站立,头顶放一摞大洋。另一人拿枪在几十米外瞄准大洋进行射击,要求一枪只能打掉一块大洋,直到最后一颗子弹打掉挨着头皮的最后一块大洋。这可是一种随时都可能出人命的比法。

日本人一走,马大虎就找来搭档柱子。柱子说:“大哥,这可是跟日本人比,多少双乡亲的眼睛盯着咱呢,咱可不能输。”马大虎点点头:“是啊,输不起又赢不得—柱子你放心,大哥心里有数。”

三天后,藤野如约而来。靶场周围人头攒动,几十个日本士兵荷枪实弹,拦着涌动的人潮。藤野戴着白手套,面无表情地坐在看台高处,旁边是他邀请前来观看的几个大鼻子外国人,还有两个报社记者。阵势摆得这么大,藤野这次志在必得,他要通过比赛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他们大和民族是多么优秀。

比赛前,中日双方裁判分别宣读比赛规则:“每人十发子弹,半个时辰之内,时间最快、打中大洋最多者获胜。愿比服输,听天由命。”

马大虎穿着大褂,表情凝重地走进靶场。和他对阵的是日本军人井田,井田目光凌厉,眼里含着杀气。作为两人的搭档,柱子和另外一个日本人已经站上靶场,他们的头顶上,各自叠放着十块大洋。

比赛正式开始。井田成竹在胸,果断举枪,瞄准,扣动扳机,只听一声枪响,搭档头顶最上面一块大洋被子弹击中,四散崩裂。看来,这个日本军人枪法不含糊。周围的民众不禁为马大虎捏了把冷汗。马大虎心事重重,手里的枪举起又放下,几分钟没开一枪。突然,他听到一阵小孩“哇哇”的哭声。马大虎定睛一看,原来有个小孩想挤进来看比赛,结果被日本士兵一枪托打得头破血流。周围民众个个面带怒色,却敢怒不敢言。

马大虎冷笑一声,咬着牙暗说:奶奶的小日本,老子今天豁出去了!只见他手起枪响,连开五枪,五块大洋转眼被依次击飞!

“哇!”人群里响起欢呼。看台上藤野皱着眉头紧盯着两人的一举一动。井田显然被马大虎刚才的出招给震住了,他接着也打完四枪,跟马大虎追成了平手。

随着大洋的减少,每次开枪的危险都在成倍增加,马大虎必须要心无旁骛。稍有疏忽,都有可能让柱子的脑袋开花、性命不保。

马大虎又打出三枪,三枪全中!只剩最后两枪了,人群开始躁动起来。井田不甘示弱,也连开三枪,没想到出现了失误,竟然有一枪打空了!藤野一下子从看台上站了起来,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愤怒:他无法原谅手下的任何失误!

眼看半个时辰快到了,藤野突然走下看台,跟裁判要了暂停。然后快步走到井田跟前,叽里呱啦不知在说什么。

过了会儿,裁判突然宣布:“鉴于比赛过程过于紧张,日方决定换一名搭档与井田配合完成比赛。为公平起见,中方选手的搭档柱子也予以替换。”

“什么?!”马大虎一下子站了起来,冲到藤野跟前:“藤野长官,我们不需要换人,你们不能换我的搭档!”藤野冷眼看着马大虎,压低声音说:“我们大和民族做事最讲公平,这么做也是为你考虑,你不要不识抬举!”说着,他身后的士兵已经把枪口对准了马大虎。

藤野盯着马大虎,冷笑一声说:“你放心,你的新搭档一定会比柱子更出色。”

比赛重新开始。裁判带着两名新搭档来到指定位置。马大虎的新搭档刚被领上场,人群立刻躁动了起来。马大虎定睛一看,举着枪的胳膊也软软耷拉了下来,一下瘫坐在地上。他眼里冒着火,有气无力地喊道:“这帮畜生,他们怎么……把我娘给绑来了……”大家都知道,马大虎和他的瞎眼老娘感情最深。这小日本,真是不择手段!

马大虎挣扎着站了起来,拖着脚步再次走进靶场。他含着眼泪,看着不远处一动不动的瞎眼老娘,只觉得手中拿了几十年的枪,此刻突然变成千斤重……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井田先发制人,又打中一枪,但马大虎手中的枪再也举不起来了,他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这时,马大虎的老娘带着哭腔朝马大虎喊道:“儿啊,让娘再摸摸你的脸!”看台上,藤野的嘴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他对手下吩咐了几句,手下宣布道:“藤野长官念你们母子情深,同意让马大虎的娘再摸摸儿子的脸!”

日本兵押起马大虎,走到他瞎眼老娘跟前。老娘颤颤巍巍地举起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面孔。民众见状,无一不动容抹泪。老娘捧着马大虎的头,又和儿子说了几句悄悄话。

马大虎带着悲壮的表情回到原地。这时,他还有两发子弹,井田只剩最后一发子弹。整个靶场静悄悄的,民众都屏住了呼吸,连藤野也站了起来,一只手紧紧地按在腰间的枪匣子上。

倒计时开始,随着裁判催促的命令,“啪,啪!”马大虎和井田同时出枪。井田最后一枪命中,马大虎则是两发全中!

听着人群的欢呼,藤野一下瘫坐在看台上,发抖的手按着额头。马大虎虽然打完了十枪,可他静静地站在靶场上,呆若木鸡。

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民众都在等待裁判宣布最后的结果。然而,藤野却从看台上冲了下来,日本兵的枪口对准了欢呼的人群,大家这才明白,这场胜利对他们意味着什么。

场上顿时鸦雀无声,马大虎忽然大叫一声:“妈呀!”然后就晃晃悠悠昏了过去。过了片刻,裁判也宣布道:“时辰到!”在大家的注视下,只见马大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拉起井田的手,有气无力地说道:“井田,我愿赌服输,你赢了!”

民众听了,都惊呆了,藤野也看不懂了。马大虎解释道:“‘顶上数钱’比的不光是打枪能力,更是品格和意志的较量。在比赛正式结束前,我晕倒了,并没有坚持到比赛结束。我的意志力不够坚强,所以是我输了!”

这样的解释算是合情合理,藤野的脸色缓和下来,点点头,命令士兵收起枪,带着所谓的胜利走了。

马大虎冲上前去,抱着老娘号啕大哭起来。老娘又捧着马大虎的头,说了几句悄悄话,马大虎听了,这才破涕为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原来,瞎眼老娘在最后关头,为了鼓励儿子完成比赛,骗他说自己已偷偷服下毒药,抱了必死之心,马大虎开不开枪,她都是一死。

而马大虎的晕倒,则是他为了救乡亲,急中生智演了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