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文素材 > 传奇故事 > 玉佛之争

玉佛之争

2017-05-24 16:24:05 来源:文稿网    

1、一百万“大漏”

老周退休后迷上了古董,一有闲钱,就往古董店跑。虽然有时会买到假货,但也没花什么大钱,就是图个乐子。

这天下午,老周刚进古董店,老板刘聪就神秘兮兮地迎上来,说刚收了件小玩意儿,瞧着相当不错,问他有没有兴趣。刘聪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尊小小的玉佛。无商不奸,老周当然不会轻信。那玉佛没有包装,乍一看十分简陋,再一细看,玉佛色泽清绿,通体毫无杂质,如来表情栩栩如生,雕工极为精致,怎么看都是个有来历的物件。老周越看越欢喜,心想,买回家送给女儿倒是不错。

刘聪亲热地说:“周大哥你是老主顾,这东西我一千块钱收的,你加个两百块钱,玉佛就是你的。”

这种价钱,就算是假的也亏不了,刘聪怎么平白无故让自己捡便宜?老周一时有些糊涂。他哪里知道,玉佛其实是亿万富翁张弓长的。

一个月前,老周吃好晚饭出去散步,经过一个偏僻的桥墩子,发现一辆豪车撞在桥墩上。车已经毁了,司机还有微弱的气息。老周没多想,背起奄奄一息的伤者就往医院跑。幸亏送医及时,张弓长捡回一条命。张弓长是个亿万富翁,从小混社会发家,身上江湖气很重。车祸当晚,他在一家地下赌场赌博,把一个女老板脖子上戴的玉佛赢了过来。几个哥们替他庆祝,张弓长喝多了,醉驾出了车祸。

张弓长想报答老周的救命之恩,谁知道,他拎着一箱现金去找老周,老周反应却异常冷淡,只拿了五百元,说是那天救人时血污弄脏了外套,只要买个外套就成,剩下的钱,老周死活不要。张弓长讲义气,既然老周救了自己的命,他就不允许自己欠老周的人情。张弓长经过多方打听,得知老周喜欢收藏,便找到刘聪,授意他低价把玉佛卖给老周。

老周哪里知道这些因果?还以为天上掉馅饼,二话不说准备掏钱。就在这时,旁边有个一直旁观的中年男人凑了上来,对刘聪说:“老板,我出一千三,玉佛给我吧?”

老周不由一愣,这人是“托儿”吧?就等自己上钩,然后跟自己攀比着把价钱抬起来。老周不言语,淡淡地看着刘聪,倒要看他如何演下去。却见刘聪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对那人说:“江子伦,我这不是拍卖行,你还是看看别的东西吧。”

这个叫江子伦的男人有些意外,挤出笑脸说:“不好意思,我是真喜欢这玉佛,这样,我出两千,行了吧?”

刘聪不屑地看了江子伦一眼,话都懒得说,转而笑着让老周交钱。老周有些糊涂,刘聪放着两千块不卖,非要卖给自己一千二,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老周干脆不想了,反正一千两百块买这尊玉佛,他心甘情愿,还瞎琢磨什么?于是老周付了钱,揣起玉佛出了门。

走出没多远,就听后面有人喊:“喂,等一下——”老周转头一看,江子伦追了出来,堆出一脸笑容,说明天是他妻子生日,希望能用这尊玉佛当作生日礼物,求老周将玉佛转让给他,他愿意出两千块。

江子伦看上去挺诚恳,所以老周也诚恳地告诉他,自己也十分喜欢这尊玉佛,准备送自己女儿,没法转让。江子伦急得掏出钱包,将里面一沓子钱全拿了出来,说:“这里六千块都给你,我实在喜欢这玉佛,您就当帮我一个忙,行吗?”

老周不觉动容,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江子伦对妻子的心意。他犹豫了一下,想,给女儿买其他东西,她一样会很高兴,不一定非得要这块玉佛,便决定成全他。正想开口答应,听见有人喊:“周大哥!”

老周转头一看,刘聪带着一个胖子跑了过来。刘聪偷偷给了老周一个眼色,说:“周大哥,刚才你买那块玉佛是这位老总的,他儿子偷出来卖给了我,这不,老总找过来了。玉佛至少值一百万,老总想高价赎回去,你俩商量着办吧。”

胖老总气愤地说,儿子小不懂事,把宝贝卖了个白菜价,但归根结底,责任在他这个当老子的身上,所以他认账,也不会让老周吃亏,他愿意高价把玉佛买回去。

老周彻底晕了,老天爷这是逗谁玩呢?这时候他才知道,江子伦说什么给妻子当礼物,百分之百是谎言,一定是他看出了玉佛的真正价值,所以想低价诳走玉佛。

刘聪的表现,实在让老周意外,没想到这人竟如此仗义,当着胖老总的面向自己点明玉佛的实际价钱。这玉佛可得看好了,一百万啊,有个闪失可就麻烦了。老周一边胡思乱想,一边伸手去掏玉佛,这才发现口袋空空,玉佛不见了。

2、见利勇为

原来,老周刚出古董店的时候,有个叫肥三的小贼正好经过,一顺手,把玉佛掏了出来,正要放进自家口袋,却听得身后有人叫了声:“喂,等一下——”

其实这是江子伦冲老周喊的,可肥三不知道,他以为被失主发现了,想揪住自己捉贼起赃。恰好他那时转过街角,一个女孩从他身边经过,肥三闪电般拉开女孩的挎包拉链,将玉佛扔了进去。

赃物脱手,肥三心神大定,只等失主过来抓他,然后理直气壮地跟对方大战一番。可直到自己走出很远,也不见有人来烦他,肥三这才意识到自己做贼心虚,想多了,赶紧顺着女孩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女孩正站在街边,冲着出租车招手。肥三迅速靠上去,准备施展妙手取回玉佛,偏偏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女孩在他出手的前一秒,上了车扬长而去。

肥三本想就这么算了,可他总感觉那玉佛并非凡品,就算麻烦一点,也要将它拿回来,于是拦了辆出租随后追去。

十多分钟后,出租车来到河边停了下来。女孩下了车,走上河边的凉亭,停了下来。一阵微风拂过,女孩长发飘飘,裙摆摇摇,仿佛一个仙女,引得路人频频注目。

面对这诗情画意,肥三却毫无感觉,只觉苦恼。女孩一个人在凉亭里,他凑过去实在显眼,容易惹起对方疑心。可现在不动手,就再没有机会了。想到这,肥三把心一横,做出随意的样子向凉亭走去。就在他快要踏上凉亭时,女孩好像下了某种决心,突然一个转身,可用力过猛,脚底绊了一下,身子一仰翻过栏杆,惊叫着掉下河去。

女孩在河中沉浮,一双手拼命挣扎。肥三虽然水性一般,但在这生死关头却毫不犹豫,三两下扯掉衣服,毅然决然地跳了下去。

肥三迅速接近女孩,一把抓住她的挎包,便想转身往回游——是的,他不是为了救人,就是为了拿包。没等肥三转身,女孩一把抓住他胳膊,指甲掐进他肉里,怎么也不撒手。这下肥三可惨了,不管情愿与否,他都得救人了。

人不是那么好救的,肥三没一会儿就筋疲力尽,身子像秤砣一样往水里沉。他拼了老命游到了岸边,被人七手八脚地拉上岸去。

女孩激动地说:“谢谢你救了我,要不是你,刚才我就没命了。”女孩漂亮的脸上闪着水光,一脸感激地问肥三,“你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女孩的包就在身边,玉佛就在包里,可周围全是看热闹的人,没法下手。肥三决定先摆脱其他人,等机会成熟了再下手偷回玉佛。肥三穿好衣服,说不用去医院,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女孩笑了,说自己叫晓敏,先回家洗澡换衣服,然后请肥三大吃一顿。

肥三答应了,故意装成有气无力的样子。晓敏见状,上前扶了他走。离开河岸后,见已经没人注意到他们,肥三悄悄拉开晓敏的包,闪电般伸手进去,抓住个东西刚想拿出来,随即感觉到不对,手指夹到的不是玉佛,而是一个什么瓶子。肥三把手抽了出来,又等了个机会把手伸了进去,结果这次抓到了一个化妆盒,第三次则抓到了一只手机。肥三不由叹道:女孩的包实在是太乱了!

这时,晓敏拦到出租车,两人一起坐在了后面。肥三乘晓敏不备再次出手,没想到晓敏一把拽过皮包,原来她要取钱包付车钱,硬生生把肥三惊出了一身冷汗。

短时间内连续出手,实在太容易出事,肥三告诫自己小心行事,等到了晓敏家趁她换衣服的时候,有大把时间从容取回玉佛,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3、打死也不说

肥三想得挺美,没想到进了晓敏家,晓敏背着挎包直接进了卫生间,洗完澡又提着包进了卧室,最后换好衣服,两手空空地出来,招呼肥三出发。

人家不带包,肥三哪有机会偷回玉佛?肥三不甘心,开玩笑说:“请我吃饭,你怎么不带包?”

晓敏解释说:“包湿透了,没法带。我兜里揣了钱,你就放心吧。”

肥三无奈,心想如果实在没机会,就对晓敏实话实说,看在自己救她命的分上,她应该会把玉佛还给自己,只是,要把握好时机。存了这个念头,肥三倒是轻松了许多,和晓敏边吃边聊起来。

晓敏告诉肥三,她有个男朋友叫朱胜名,朱胜名高大英俊,对她体贴温柔。可两人相处久了,才知道朱胜名有赌博的恶习,欠了不少赌债。晓敏劝朱胜名戒赌,还用积蓄帮他还了七万块的债。可就在今天,朱胜名打电话让晓敏赶紧弄五万块去赎他,否则债主要剁他的手指,原来,他又偷偷去赌了。晓敏失望至极,觉得朱胜名配不上她的感情。在河边小亭里仔细思考后,她下定决心分手,没想到一时激动,竟把自己绊进了河里。

替男友还赌债,天下还有这么好的女人?肥三听得入神,呆呆地看着晓敏,这才发现她肤若凝脂,清纯可爱。肥三一颗心不觉狂跳起来。那些英雄救美的故事,最后都能成就美好姻缘,自己单身至今,何不趁此良机抱得美人归?

肥三去了趟卫生间,照了照镜子,觉得自己还不算太丑,决定暂时放弃玉佛,将战略目标改为晓敏。可晓敏明显沉浸在失恋的打击里,对他视而不见。肥三有些沮丧,可他知道追求女孩的事情急不得,只好压下蠢蠢欲动之心。

不多时填饱了肚子,肥三送走晓敏后回家了,刚拿钥匙开门进屋,就被一只大手扯翻在地,随即一只脚踏上他的胸口,一个声音恶狠狠地说:“肥三,把玉佛交出来。”

看着眼前这张布满横肉的大脸,肥三连一丝反抗的念头都不敢有,心中暗暗叫苦,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惊动了本区的老大迪哥?迪哥旁边那家伙不是亿万富翁张弓长吗?玉佛跟他有什么关系?

玉佛丢失后,张弓长本想报警,担心警察介入后,无法再瞒老周,自己的计划就泡汤了,所以才找道上的迪哥帮忙。迪哥判断肥三偷了玉佛,于是来到他家守株待兔。

肥三不知原委,见了迪哥早吓酥了骨头,正想老实交代,突然灵光一闪:能让迪哥和张老板出马,说明玉佛价值不菲,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己何不搏一下?一念及此,他做出茫然的模样道:“迪哥,你说什么?我不懂?”

迪哥蹲下身来:“还敢睁着眼睛说瞎话!古董店附近是你的地盘,玉佛丢的时候,有人看到你就在那儿,不是你偷的还能是谁?”

看着迪哥凶残的表情,肥三心里一寒,想乖乖说出实话,可转念一想,以迪哥的身份,做梦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敢骗他,那么,自己就有机会蒙混过关了。肥三装出一副可怜样,赌咒发誓说自己没看到玉佛。迪哥手一挥,两个手下冲上前,对肥三一顿拳打脚踢。

肥三赌对了,迪哥真没想到,居然有人敢对他撒谎,见肥三被打得鬼哭狼嚎仍不承认,心下不由信了三分,扭头对张弓长说:“张老板,看来玉佛不是这小子偷的,要不他早该承认了。”

张弓长皱着眉头,说:“算了吧,如果不是他偷的,还能是谁呢?难道是那个叫江子伦的家伙?”

“那就去找江子伦,只要在他手里,就不信他敢不交出来。”迪哥带着手下转身就走,张弓长却留下一叠钱,当是肥三白挨了顿打的补偿,并告诉肥三,一旦得知玉佛下落,立刻通知他们。

肥三哎哟哎哟地爬起身,一颗心激动不已,挨顿打不算啥,得了补偿费也不算啥,关键确定了玉佛是无价之宝,只要从晓敏那拿回来,就可以提前退休享受人生了吧?

不过这事得谨慎,万一那几个混蛋对自己仍有疑心,暗中监视自己,贸然行动只会便宜了别人。肥三耐着性子等到天黑,一瘸一拐地下了楼,左瞄右瞅见没发现可疑情况,才赶往晓敏家。

4、贪心的前男友

晓敏家住的是旧楼区,单元门口都没装防盗门,肥三长驱直入上了二楼。晓敏好像不在,敲了半天也没人应门。肥三暗叫天助我也,麻利地用钢丝打开门锁,闪身入内直奔卧室,可那个包却不在。他急了,又冲到洗手间,见包正倒挂在晾衣架上,里面没有任何东西。他赶紧出了洗手间,一眼看到沙发上堆着化妆盒等一大堆东西,看样子应该都是装在那个包里的。

肥三过去翻了半天,可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玉佛,他的心一下子凉了,难道玉佛被晓敏发现拿走了?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和钥匙开锁声,肥三大惊,三两步冲进卧室,扑进床下藏了起来。

透过床单缝隙,肥三看见了四只脚,进来的是一男一女。只听男人乞求说:“晓敏,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以后绝不再赌,再赌你砍了我的手。”

晓敏无奈地回答:“分手饭已经吃过了,赶紧把东西收拾好走人。”晓敏打开衣柜,扯出几件衣服装进袋子里,“至于那些钱,要是不想还不愿意还,都随你。”

这男人就是晓敏的男友朱胜名,刚才晓敏取钱把他赎了回来,并正式提出分手。朱胜名知道这次真的留不住她,沮丧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沙发重重一震,化妆盒被弹到了地下。

在这一瞬间,肥三猛地瞪大了眼睛,就在化妆盒旁边,静静地躺着一个碧绿的小东西,正是他遍寻不着的玉佛!肥三恍然大悟,猜到晓敏倒出包里的东西时,玉佛滚到了地下,因为晓敏心不在焉,所以没有看见。自己要是心思细点,玉佛早就到手了,现在只能拼命祈祷朱胜名发现不了玉佛。

但肥三的愿望落空了,朱胜名左手捡起化妆盒,右手拿起玉佛,心里震惊不已。几个月前,张弓长赢这个玉佛的时候,他也在赌场里,当时那幕深深印在他脑子里,所以玉佛一拿到手,他就认出是那个被作价百万押上了赌桌的宝贝。

只是,这个玉佛怎么会在地上?朱胜名是个聪明人,马上推测出玉佛像化妆盒一样,是从沙发上掉下去的,而在掉下去之前,应该是在晓敏的包里。两人刚才吃饭的时候,晓敏给他讲了今天落水被救的事,当时朱胜名就很疑惑:一个水性不佳的人不顾安危下河救人,他有病啊?难道,因为某种原因,玉佛放进了晓敏包里,晓敏却茫然不知,而那人救晓敏跟玉佛有关?

虽然有些细节想不明白,但足够朱胜名做出判断了。这时,晓敏收拾好了东西,看到朱胜名手里的玉佛,随口问:“这玉佛挺漂亮的,哪来的?”

晓敏果然不知道玉佛来历,也就是说,早晚会有人上门来找这东西。以晓敏的性格,她肯定会还给人家,那样的话损失就大了。

朱胜名当即下定了决心,做出沮丧的样子说:“俗话说男戴观音女戴佛,本来是准备在你生日那天送给你的,既然我们要分手了,就提前送给你吧。”

按朱胜名对晓敏的了解,她肯定不会在这种时候接受他的礼物,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带走玉佛。可晓敏却想,自己替朱胜名先后还了十多万赌债,他心里肯定过意不去,自己收了这个玉佛,应该能让他多少安慰点。想到这里,晓敏点点头,说:“好,那我就谢谢你了。”

这下朱胜名傻眼了,愣了半天才吃吃地说:“对了,玉佛是要挂在脖子上的,我忘了配条红绳,等我配好了再拿给你吧。”

晓敏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提起行李袋,塞进朱胜名怀里将他推出门去。刚准备关门,她忽然想到,朱胜名说什么要配条红绳,恐怕是想借送玉佛之机,再来纠缠自己?想到这,晓敏冲着正在下楼的朱胜名喊:“玉佛配了红绳后快递给我,我不想再见到你了!”

晓敏关上了门,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床下的肥三简直急疯了,朱胜名之所以花言巧语骗走玉佛,肯定是看出了玉佛的价值。肥三必须尽快拿回玉佛,怎么拿呢?

就在肥三心急如焚时,晓敏抹着眼泪进了卫生间。肥三迅速从床底下爬了出来,他不敢经过卫生间走正门,便悄悄打开窗子。昏暗的路灯下,一个年轻男人背着行李袋,正拐上左边的路,此人必是朱胜名。肥三大喜,猛地跃上窗台,一不小心碰翻了旁边的花盆,花盆“砰”的一声砸在地上。肥三顾不得了,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在地上翻滚了一下起身,撒腿跑进了楼区的阴影里,绕了个圈子,向朱胜名追去。

5、钱不如命

眼看朱胜名的身影出现在前面,肥三突然发现,走在他和朱胜名之间的那个家伙好像不对劲,鬼鬼祟祟,好像也在跟踪朱胜名。肥三警觉地放慢了脚步,跟这两人保持着安全距离。又走了一阵,朱胜名转进一条小胡同,他后面那人加快脚步跟了进去。

肥三一溜小跑来到胡同口,刚要跟进去,却听到里面“扑通”一声。肥三心里一沉,不敢贸然跟进去,小心翼翼地探头一看,朱胜名已经倒在地上,跟踪者正从他身上拿出样东西放进口袋。肥三赶紧缩头,一颗心狂跳不已,这家伙是什么人?他杀了朱胜名?

朱胜名并没有死,他钻进这条小胡同,本想抄近道离开小区,却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他猛地回头,刚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就挨了一砖头后昏了过去。

打他的正是江子伦。张弓长赢玉佛的那次豪赌,很多赌徒在一旁观战助威,其中不光有朱胜名,还有江子伦。因为见了那个玉佛,江子伦起了捡漏的心思,没事就往古董店跑,意外看见这个玉佛。当老周说玉佛丢失时,江子伦一下猜到,玉佛被肥三偷走了,因为他看到肥三与老周擦身而过。肥三是附近有名的小偷,江子伦早就认得这人。

江子伦也去了肥三家守株待兔,他看见迪哥和张弓长去了,又看见他们一脸失望地走了,他推测玉佛仍然在肥三手里,正准备等天黑后入室抢劫,肥三却急匆匆地上车走了。江子伦一直跟到晓敏家楼下,却不知肥三进了哪屋,便进去挨家挨户扒门上听,在三楼时听到二楼开门,然后又听见晓敏喊“玉佛配了红绳后快递给我,我不想再见到你了”,江子伦这才知道,玉佛已经转移到了刚出楼这个男青年的身上。

于是江子伦悄悄跟在朱胜名身后抢走了玉佛。本来,江子伦应该从胡同穿过去直奔大街,可大街上人多,他不想被人看见,便退回来打算从另外的路离开。江子伦刚转出胡同,迎面一人匆匆而来,他急忙低头藏脸,不让来人看清他的面貌,等那人过去后,江子伦忽然想起刚才这人长得很像肥三,他情知不妙,伸手一摸口袋,果然,刚到手的玉佛不见了。

江子伦回身怒喝:“站住!”

肥三情知事情败露,撒腿就跑。江子伦紧追不舍。两人一前一后跑到一栋楼前,一时间无路可走。肥三慌不择路,闪身钻进了楼道,玩命似的跑到最高层,见再无去路,索性顺着爬梯上了楼顶。月色如水,照在空旷的楼面上,肥三一颗心沉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无路可逃了。

江子伦一路爬上了楼顶,东南西北看了个遍,连个人影都没有。江子伦又急又气,明明听着脚步声一直向上,这肥三怎么就消失了?总不会情急之下跳楼了?江子伦三两步来到南侧楼边,没发现肥三,又跑到北侧楼边,只见肥三双手扒着楼边,脚踩着最上层楼的窗沿,整个身子贴住楼墙,正仰着头,一脸惊恐地看着自己。

江子伦嘿嘿一笑,骂道:“小贼,要钱还是要命?”

肥三可怜兮兮地说:“大哥,那玉佛本来就是我的,为了得到玉佛,我差点被水淹死,被迪哥打死,我不容易啊,要不,咱俩平分?”

江子伦一抬脚,踩住肥三左手,说:“你想得美。交出玉佛,我饶你狗命,否则……”

肥三感到江子伦的脚渐渐加大力道,惊得魂飞魄散,急忙说:“好好好,我认输,你先拉我上去,要不我腾不出手掏玉佛给你。”

江子伦弯下腰,准备拉肥三上来,余光瞥见一辆警车缓缓驶来。江子伦心里一惊,莫非被自己抢劫的那家伙已经死了,有人发现尸体报了警,警察赶过来了?

肥三极力扭转脑袋,顺着江子伦目光看去,提高了声音说:“王八蛋,刚才你打碎了那人脑袋,警察来抓你了,还想要玉佛?你他妈还是先想想怎么保命吧!”

江子伦揪住肥三的手用力往上拉,说:“警察抓我前,我先弄死你个小贼。赶紧给我上来!”

肥三咬牙切齿地说:“玉佛归我,你刚才打死人的事情我就替你保密,你现在要是想杀我灭口,不但玉佛你得不到,你自己也逃不掉。要钱要命你自己选,你再不跑,我可要大喊了。”

肥三的话句句攻心,江子伦听得心惊肉跳,跟一百万比起来,还是自己的命更珍贵一点。江子伦不甘心地咒骂了几句,顺着爬梯溜了。

6、老周的伤心事

江子伦边逃边想,这肥三为了保住玉佛,肯定不会说出自己杀人的事。但万一抢劫的事牵扯到自己还是麻烦,所以必须赶紧打个电话,约人出去喝酒作证。江子伦匆匆下楼,一边开手机——跟踪肥三的时候,怕手机铃声坏事,就关机了。还没等拨出电话,手机铃声蓦然响起,是古董店老板刘聪打来的,江子伦接起电话,刘聪埋怨道:“子伦,你怎么还关机了?给你打了无数次电话都打不通。”

江子伦急着约人,没时间和他废话,说:“手机没电了,我这边正忙着,有什么事你长话短说。”

刘聪打了个哈哈,说:“也没什么,我刚进了几件小玩意儿,品相都不错,你要是有时间,这就来看看……”

这时候,江子伦哪有心思想这些,便打断刘聪说:“我没兴趣,先这样吧。”说完挂断了电话。这时候他已经出了楼道,一边走一边查朋友号码,抬头看路这工夫,就见一个人捂着脑袋,一身血迹地走了过来,正是被他砸了一砖头的朱胜名!

原来这家伙没死啊!江子伦大喜,那就不用担心杀人偿命的事了,可万一这家伙认出自己,麻烦也不小。趁朱胜名没看见自己,江子伦猛地蹲了下去,藏在楼前的几辆摩托车后。

既然朱胜名没死,那刚才的警车怎么回事?江子伦当然不知道,肥三逃跑时弄掉的那个花盆,把晓敏吓坏了,再看窗台上的脚印,知道家里进了贼,于是打电话报了警,那辆警车就是去晓敏家的。

朱胜名越走越近,眼看就要过去了,突然,江子伦的手机铃声大响,江子伦惊得头皮都炸了起来,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挂断,一抬头,见朱胜名正惊愕地看着自己。朱胜名愤怒地叫道:“把玉佛还我!”

朱胜名糊着鲜血的脸狰狞扭曲,看上去十分可怕。江子伦心里一寒,拔腿就跑。朱胜名叫骂着追上来,不过他毕竟受了伤跑不快,眼看江子伦就要逃脱了,迎面而来的一个路人突然伸腿,江子伦猝不及防被绊倒,一个狗吃屎摔在地上,那人一屁股坐在他身上,把江子伦压得死死的。

朱胜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看清了那人模样,惊叫:“周叔,怎么会是你?你怎么来了?”

“你脑袋怎么搞的,是这家伙打的?晓敏没事吧?她怎么跳河了?家里又怎么进了贼?我担心死了啊!”

来人正是晓敏的父亲老周。原来,晓敏落水、肥三救人的一幕被好事者拍了下来,发到了网上。就在刚才,单位的同事看到了视频,打电话通知了老周。老周吓坏了,赶紧给女儿打电话。晓敏说自己没事,但家里刚刚进了贼,她已经打电话报警了。

老周放心不下女儿,风风火火赶了过来,离老远就听见女儿的男朋友喊“抓贼”,果断出腿擒住了江子伦。

这时,江子伦的手机又唱起歌来。江子伦知道这次在劫难逃,早就放弃了挣扎,可一听这手机铃声,怒火又升了起来,扭头大叫:“把手机给我,我倒要看看,哪个王八蛋这个时候打电话来。”

老周这才看清了江子伦的脸,吃惊地说:“是你?你个骗子怎么又干上抢劫的勾当了?”一边说一边掏出江子伦的手机,按下接听键放在江子伦耳边。江子伦听了一会儿,骂道:“刘老板?刚才的电话也是你打的?都说我没兴趣,你怎么还没完了?你真是害死我了,一个电话把我送监狱了……”

这时已经有围观的人帮忙报了警,两个警察接到报警赶了过来,正要带江子伦回派出所,只听得头顶有人带着哭腔喊:“救命啊!”

大家抬头一看,一个人双手扒着楼顶,脚蹬着下面的窗沿,是肥三。刚才他软硬兼施哄走了江子伦,就想赶紧爬上楼溜走,可是今天折腾得太狠,身上没了力气,无论如何也上不去了。明知道底下有警察,可感觉一刻都坚持不了,为了保住小命,只好大声呼救……

跟玉佛有关的人都来到了派出所,包括张弓长。他和迪哥找遍了江子伦常去的地方,一直没找到人,让刘老板打了许多电话也没人接,好不容易打通,结果江子伦不上钩,只好再打,没想到直接导致江子伦被抓。张弓长知道这事瞒不住了,于是也赶去说明情况。

一切真相大白,老周哭笑不得,他想了想,对张弓长说:“我看出来了,你是个一根筋的人,那我也不能不识好歹,这块玉佛我就收下了。”

虽然玉佛是巨额赌资的一部分,按规定警察应扣押,但张弓长接受了参与赌博的处罚后,花一百万赎出了玉佛。听得老周终于接受了自己的谢意,他高兴极了,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宴请周家父女。

老周几杯酒下肚,对张弓长说:“知道我为啥这么紧张我的宝贝女儿吗?”张弓长笑着说:“做父母的,哪有不宝贝自己孩子的。”老周眼眶泛红:“那是因为我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张弓长听了,惊得目瞪口呆。老周凄然一笑:“其实我还有一个儿子。就在去年,我儿子出了车祸,被一个醉驾的王八蛋给撞死了。”

张弓长脸色尴尬起来,怪不得,当初他去给老周送钱,老周不仅不收,脸色还十分难看。张弓长心里十分愧疚,只能不断给老周夹菜。

散席了,张弓长准备送老周父女回家。他拉开车门将老周父女请进后座,自己坐上了驾驶席,正待发动车辆,却听老周问:“张老板,你亲自开车送我们?”

老周语气不善,张弓长一怔,这才发现自己高兴过头,竟忽略了一件最重要的事,赶紧赔笑解释说:“老周,我只喝了一杯酒,这点酒算啥……”

老周不答话,阴沉着脸下了车,转身走进酒店。不一会儿,老周提着一个灭火器来到车前,毫不犹豫抡起来就往车顶砸去。崭新的奔驰车顶立刻车漆迸裂,塌下去一个大坑。晓敏惊叫一声,赶紧上前抱住老周,喊:“爸,你干吗呀?”

老周一把推开女儿,吼道:“你别管我!”老周把灭火器抡圆了砸下去,就像在砸一块不值钱的石头。最后他砸累了,丢下灭火器,从女儿脖子上取下玉佛,扔给呆若木鸡的张弓长,说:“玉佛值一百万,赔你这车够不够?”

从不服软的张弓长,被老周的行为震住了。他苦笑一声,说:“周大哥,我错了。这车该砸,以后您要是再听说我酒驾,您连我一块儿砸,这总行了吧?”

老周喘着粗气说:“行,我倒要看你能不能改了这臭毛病,别以为我不敢连你一块儿砸!”说完,老周扭头招呼晓敏:“走。”

晓敏跟着父亲刚走了几步,张弓长从后面追上来,不由分说将玉佛塞进了她的口袋……